• <em id="ozx86"></em>

      <em id="ozx86"><tr id="ozx86"></tr></em>

        1. 天雷滾滾,兩年時間 52 億元打水漂

          創投圈
          2019
          02/27
          17:55
          虎嗅網
          分享
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最近已疲于應付危機的暴風集團,又一次踩雷了。

          暴風踩得這顆雷叫做 MP&Silva。

          成立于 2004 年的 MP&Silva 曾經是全球體育版權市場的霸主之一,其起家靠的是意甲聯賽的全球版權,此后十多年的發展中擁有過的版權資源包括 2018 及 2022 年 FIFA 世界杯、2016 年歐洲足球錦標賽、意甲聯賽、英超聯賽、西甲聯賽、法甲聯賽、英格蘭足總杯、巴甲聯賽、法國網球公開賽、國家橄欖球聯盟、一級方程式賽車、世界棒球經典賽、NBA 和西班牙籃球聯賽等全球范圍內的頂級賽事。

          這家公司 2016 年 5 月被暴風集團與光大資本聯合設立的產業并購基金收購,估值 14 億美元。2018 年 10 月它被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清算。

          2019 年 2 月 24 日暴風集團的公告稱,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、光大資本的子公司光大浸鑫 " 正積極采取境內外追償等處置措施,以維護投資人的合法權益。因涉及多家境內、境外主體,最終確定所涉各方的相關權利、責任需要一定時間,預計損失暫無法準確估計。"

          這大概是繼樂視之后,體育賽事版權領域爆的最徹底的一顆雷了,爆的可真是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凈。

          52 億元資本盛宴

          為了收購 MP&Silva,暴風集團設計了復雜的兩步走方案。

          2016 年 3 月,暴風集團聯合光大資本設立了一只總規模達 52 億元的產業并購基金——上海浸鑫投資咨詢合伙企業。浸鑫基金采取了 "3GP" 的架構,暴風集團的子公司暴風投資,光大資本的子公司光大浸輝,以及來自上海的金融外包商群暢金融,三家共同出任 GP,其中光大浸輝為執行事務合伙人。

          浸鑫基金吸引了各路資本的參與,其中最大的 LP 為招商基金旗下的招商財富,出資 28 億元。另外,愛建信托、鉅派、東方資產、浪淘沙投資等大量財富管理公司、PE 機構參與其中。暴風集團也作為 LP 出資 2 億元。

          2016 年 5 月,浸鑫基金如愿完成了對 MP&Silva 的收購。彭博社當時的報道稱交易中 MP&Silva 的估值達到 14 億美元。這一數字應是可靠的,按浸鑫基金 52 億元人民幣的出資規模,收購了 MP&Silva65% 的股份,后者的估值約為 80 億元人民幣。

          收購 MP&Silva 也是暴風集團上市后擴張戰略的重要一環。從哪個角度看,這都是一筆天作之合的交易。暴風集團 CEO 馮鑫在收購完成后發言:" 暴風希望與世界最優秀的體育產業玩家合作,進一步夯實全球 DT 大娛樂下策略的聯邦生態。" 時任光大證券 CEO 薛峰也表示,體育產業已成為當下最熱門的投資領域之一,希望與合作伙伴攜手開拓中國市場,共享中國體育產業高速發展帶來的機遇。MP&Silva 股東則表態,將與中國合作伙伴更好地協同共贏,憑借強大的專業和領先的技術,未來的潛力無限 !

          當時的暴風集團正在風口之巔,市值高達 300 億元,是資本的寵兒。暴風集團 CEO 馮鑫曾表示,上市后很多資本找到暴風,也是希望所投的項目有朝一日被暴風并購了得以變現和退出。浸鑫基金背靠這只妖股,至少在當時看起來是穩賺不賠的。暴風集團與浸鑫基金簽署協議約定,在浸鑫基金收購 MP&Silva 的 18 個月內,暴風集團應完成對 MP&Silva 的收購。協議寫明,在符合約定條件的前提下,暴風集團若未能在時限內完成收購,需對因此造成的特殊目的主體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  崩潰突如其來

          但是浸鑫基金和暴風集團的運氣都不好。就在 2016 年,政策轉向,娛樂、體育的境外投資遭到嚴格限制,暴風集團完成對 MP&Silva 的收購變得希望渺茫。更糟糕的是,原本看起來風光無限的全球體育版權霸主 MP&Silva,在創始人淡出后居然立刻就土崩瓦解。

          從 2017 年開始,MP&Silva 先后失去了意甲、英超、蘇超、美洲杯、解放者杯、南美杯版權,阿森納俱樂部和歐洲手球聯合會與 MP&Silva 終止了合同。另外,MP&Silva 還陷入了與國際足聯就俄羅斯世界杯版權的糾紛。

          導致 MP&Silva 被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的直接原因是,因拖欠法網的版權費,遭到法網聯合會的起訴。

          2011 年,MP&Silva 拿下了法網在歐洲地區的五年版權,隨后雙方不斷延長合作,一直延長到了 2022 年。但是 2018 年 MP&Silva 開始拖欠法網的版權費。2018 年 7 月 16 日,MP&Silva 承諾將于 7 月 25 日之前償還欠款,但最終未能完成。當年 10 月 17 日,英國高等法院宣判 MP&Silva 正式破產清算,資產和收入將用于償還債權人。MP&Silva 甚至都沒有派代表出席宣判。

          此時的 MP&Silva,在清算完之后還能給浸鑫基金留下多少 " 殘值 ",實在不容樂觀。52 億元的投資,僅僅過了兩年時間,就很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了。

          暴風集團在浸鑫基金中出資 2 億元。而在 2018 年的財務報表中,暴風集團對浸鑫基金計提了 1.42 億元的權益性投資減值,另外還有 0.48 億元的壞賬損失。

          不過,MP&Silva 的兩位創始人在大筆套現后,倒是在體育市場上玩的風生水起。創始人之一 Riccardo Silva 在 2015 年 5 月收購了 NASL 球隊邁阿密 FC,同年成立了 Silva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,旗下擁有歐洲第二大的模特人才網絡。2017 年 2 月,Silva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收購了 SportsBusiness Group; 隨后又收購了 Globe Soccer Awards 的控股權。

          另一位創始人 Andrea Radrizzani 也沒閑著,在 2015 年成立了 Eleven Sports。在 MP&Silva 崩塌的同期,Eleven Sports 卻大舉擴張,2018 年拿到了未來三年在英國和愛爾蘭的西甲聯賽轉播權;隨后又買下了 2018/2019-2020/2021 三個賽季的意甲聯賽轉播權。

          資不抵債的暴風魔鏡

          2019 年 1 月 30 日,暴風集團發布業績預告,預計 2018 年虧損 9.2 億元至 9.25 億元,這相當于暴風集團目前市值的三分之一,是暴風集團上市以來利潤總和的三倍。巨虧的原因,一方面是原有主業潰敗,暴風影音營業收入下降,影響 2018 年虧損約 1.7 億元。當然更重要的原因,是新業務的冒險顆粒無收。

          在 2 月 21 日對深交所問詢函的回復中,暴風集團羅列了計提的重大資產減值項目,其中除了前面提到的浸鑫基金,還有曾經的 VR 明星暴風魔鏡。暴風集團對暴風魔鏡的母公司北京魔鏡未來計提了 1.04 億元的權益性投資減值,和 7213 萬元的壞賬損失,原因是北京魔鏡未來已經 "經營困難,資不抵債"。這是暴風系第一次正式承認,其當年無比響亮、融了巨資的 VR 業務已經徹底崩盤。

          暴風集團持有暴風魔鏡 18.28% 的股份,為最大的單一股東,但并非控股股東,因此未并表。暴風系的架構與樂視系類似,暴風集團 CEO 馮鑫還設立了暴風控股,與作為上市主體的暴風集團互不統屬,打造位于上市公司體外的生態圈。

          因為監管等種種原因,定增被否,資產重組被否,暴風集團上市后基本上沒有在 A 股上享受到估值紅利。但這并不妨礙暴風系利用上市平臺做一些文章。暴風魔鏡雖不是暴風集團的子公司,但其獨立融資發展的過程中無疑得到了暴風集團的間接支撐,吸引各路資本入局。最直接的,2015 年 12 月,暴風集團與歌斐資產合作成立了規模 5 億元的產業基金,其中歌斐資產出資 80%,一個月后該產業基金就參與了暴風魔鏡的 B 輪融資。

          CVSource 投中數據顯示,暴風魔鏡成立后獲得了五輪融資。

          目前暴風魔鏡 " 資不抵債 ",蒙受最大損失的不是暴風集團或暴風控股,而是各路 VC/PE,其中不乏市場上赫赫有名的一線機構。魔鏡已失去魔力,投資方要自保只能各顯神通了。此前,暴風魔鏡的投資方之一中信資本就已經先走為敬。

          2018 年 7 月 6 日,暴風集團 CEO 馮鑫持有的 3,271,296 股暴風集團股票被法院司法凍結,導致 7 月 9 日開盤后暴風集團股票跌停。馮鑫股票被凍結的原因是,暴風魔鏡 B 輪融資的投資方之一中信資本要求撤資,雙方鬧上了法庭。

          馮鑫后來對此的解釋是,暴風魔鏡的 B 輪融資 " 多多少少都是有債權屬性的 ",協議規定 2020 年底前需完成 IPO 或被并購,若未達成,馮鑫需承擔回購責任。雖然有債權屬性,但中信資本提前提出撤資實際上并不符合條款規定。而馮鑫為了避免出現法律爭議給上市公司造成負面的影響,還是答應了這一要求。馮鑫此后未能補齊 4000 萬元缺口,導致股票被司法凍結。

          2018 年 7 月 9 日,壓力之下的馮鑫曾通過暴風集團官方微信公眾號,發布了一篇與暴風集團市場部負責人的對談,其內容有如樂視資金鏈危機爆發前夜賈躍亭發的內部信。馮鑫承認暴風集團上市三年犯下了嚴重錯誤,他本人目前面臨著巨大的財務壓力,但上市公司是 " 健康 " 的。馮鑫把暴風的未來押在了暴風 TV 身上,表示暴風 TV 將在明年進入盈利期。

          但是 2018 年業績預告顯示,承擔暴風 TV 業務的子公司暴風智能,在 2018 年虧損進一步擴大。暴風集團對暴風智能的持股比例為 23.30%,2018 年預計承擔其虧損超過 1.7 億元,與 2017 年相比增加了一倍。目前暴風 TV 計劃進行下一輪融資,引入新的投資者,為業務發展提供更大的資金支持。

          來源:虎嗅網

          THE END
          廣告、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
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旨在傳遞信息,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          相關熱點

  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  1
          3
          湖北11选五